输送带和筛沙机在沙滩边高高矗立

2020-08-09 05:02

站在沙滩上,山腰处传来阵阵“砰砰”声,记者循声上山后看到,在一座废旧石场下方,一台炮头机正紧张作业,不断将大石块击碎,炮头机后面已堆满石料。开山采石后,山体植被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几棵碗口粗的树木横倒在碎石之间。

10月17日,记者将阿婆髻水库库区采沙、半山腰采石的情况反馈给光明新区公明水利工程管理站,该站称阿婆髻水库确属其管辖,但压根没听说过有挖沙采石的水利工程,并表示次日将派人现场核实并答复市民。

阿婆山天然植被遭到破坏。

阿婆山(又称阿婆髻山)位于公明、石岩、西乡交汇处,山势陡峭,山下有水库,基本保留了原生态环境,是周边居民尤其是驴友休闲、徒步、越野的首选。然而,这处被称为“三不管”的地带正饱受滥采河沙、山石的创伤。驴友惊呼:如此放任自流,不但一道原生态景观将永远消失,宝贵的国家资源也会沦为盗采人员的“摇钱树”。

日前,记者前往实地暗访。阿婆髻水库水质清澈,上游有一道河谷,是驴友们经常逗留的沙滩。据张先生介绍,此地还经常有一些越野车拉练竞技。目前这处狭长的沙滩已满目疮痍,沙滩一侧建起了铁皮房和货柜改造成的宿舍,多辆轿车停在铁皮房前,四五名男子在房内喝茶聊天。三块由公明水利工程管理站竖立的环保告示牌被拔下后丢弃在铁皮房边。铁皮房前的沙滩上,一个十平方米左右的蓄水池里摆放着一台抽水机。顺着抽水机输水管往上游走百余米,输送带和筛沙机在沙滩边高高矗立,不远处是一台抽沙机。“原来的沙层很厚,现在平均沉降了10厘米以上,沉降最厉害的地方达2米。”

采沙人称经过“村委审批”到底是谁在此作业?是否经过相关部门许可?带着这些疑问,记者与铁皮房前的人员攀谈起来。对方表示“村委”让他们负责给水库“清污”,而且“村委”需要石头,才叫他们到山上采石。当记者问及是哪个“村委”时,他们却支支吾吾,只称是“外面的村委”。

沙层沉降最厉害的地方达2米

记者昨日联系了市区两级规划及水务部门,有关人员表示根据《矿产资源法》、《河道管理条例》相关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而未经批准或者不按照河道主管机关的规定,在河道管理范围内采沙的,可没收非法所得,对有关责任人员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阿婆髻水库库区,一支身份不明的采沙队在紧张作业。

新闻链接盗采沙石矿产 可追究刑责

记者注意到,这支“清污队”的柴油发动机等机械已在沙滩上留下大量油污及生活垃圾。记者采访了深圳建筑工程行业一位资深工程师,他表示记者见到的是一支采沙队。由于采矿权审批严格,加上深圳农村已城市化多年,根本找不到适合开采的矿区;而如果从外地采购沙石,运输成本就会偏高。一立方河沙市价80元左右,这片沙滩若被全部开挖,获利相当可观。

管理部门称事先毫不知情

但截至昨日,记者仍未接到答复,遂再次拨打该站电话。接线人员表示经调查该工程确实未经上级主管部门审批,属“村委审批”的“扩容工程”。记者追问挖沙采石是否需要经过环境评估及水务部门审批时,对方语焉不详,也未表明是否会对挖沙采石行为进行进一步查处。

驴友张先生日前报料,称阿婆山虽不如羊台山出名,但环境幽静,尚未开发,适合户外活动。10月13日,他与朋友去看阿婆髻水库时,发现有人在此偷偷摸摸地挖沙采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