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时间还是金钱都承受不起

2020-08-08 06:10

2013年8月,安徽国游投资集团与五河县交通局签订协议,在当地建造一座临时汽渡码头,应对淮河大桥完全封闭后的交通问题。但今年4月底,当地政府以大桥已经完全通行且临时汽渡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为由,终止了合同,要求汽渡公司停止营运。双方各执一词,汽渡公司认为政府之举有违合同约定,政府部门却认为这是安全要求,并无违规。

5月2日,有网友反映,因汽渡停运,等待过河的货车多达几百辆,绵延数公里。 “五河淮河大桥经过半年多的大修,5月1日正式通车。 5月1日我们赶到大桥时,却限载不让通过,货车司机们只有绕道走附近的汽车轮渡,抵达汽渡又发现汽渡被强制停运,导致两岸码头堵塞几百辆货车,进退维艰!货车司机叫苦连连,不能按时送货……一直指望五河汽渡方便于民,可现在不让通航,我们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有网友发帖诉苦。

半途生变 营运八个月后被叫停

临危受命 临时汽渡码头匆匆上岗

今年4月29日,五河县交通局、安监局和地方海事处联合下发了文件,要求汽渡公司立刻停止营运,理由是淮河大桥维修加固完毕,今年1月27日已可以限制通行,而且这个汽渡口被列为安全生产重大事故隐患的危险源。 5月1日,该渡口停运。

协议中,双方对临时应急汽渡口的建设经营进行了诸多约定,第二条中有这样的内容:“淮河大桥维修加固正式通车后,本合同终止。”第三条中双方约定:“甲方负责办理临时应急汽渡口建设及临时应急轮渡线路的报批手续及相关费用。”这两条合同内容,成了日后双方争执的焦点。

5月10日,记者来到这个临时汽渡口。淮河水面波澜不惊,几条汽渡船静静地停靠在岸边。汽渡口岸,一排大货车正在等待。“不走这个汽渡,就要绕道沫河口走高速公路,单趟就要多跑四十多公里,来回就是近一百公里,还要过高速公路收费站,不论时间还是金钱都承受不起。 ”货车司机老王一脸焦急。

五河县交通局副局长马飞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国道104五河淮河大桥全长1031米,是我省第一座钢构大桥,承担着当地到江苏泗洪段100多公里的国道通行任务。近年车流量急剧增长,车辆远远超过设计荷载,长期压力导致桥梁技术状况等级急剧下降。 2013年3月,经交通部门专家鉴定,淮河大桥被评为四类危桥,2013年5月1日开始限行,8月起全封闭。

临时汽渡口2013年10月22日开始营运,车辆络绎不绝。安徽五河国游汽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朱世全介绍,国游集团为这个渡口投资2000万,买了数条船舶,每天过往车辆最高峰达到6000多辆,每天平均营业额可达10万元左右。 “按照我们当时的估算,淮河上一座新的大桥正在开工建设,至少需要2~3年时间。”如果这段时间内汽渡公司一直营业的话,利益非常可观。

大桥封闭后,过往车辆和行人如何过河,摆在了五河县政府的面前。为解决这一迫在眉睫的问题,五河县政府召开会议,决定公开招标,尽快引进有资质的轮渡公司,在淮河上建造一座临时应急汽渡。

五河县淮河大桥是连接两岸交通最便捷的方式,也是104国道经过处。

“招标公告在网上发出后,我们就看到了。”安徽国游投资集团(简称国游集团)与五河县政府取得联系,当地政府也前往多家汽渡公司进行考察。 9月11日,国游集团中标,五河县公路局作为甲方,与乙方国游集团签订了协议。

交通阻隔 五河淮河大桥成了危桥

车堵心堵 五一货车绵延几公里

5月10日,周六,老张和妻子蜷坐在大货车驾驶室里,看着车窗外的大雨和对面滔滔的淮河水,一筹莫展。 “上午9点多就来这里了,谁知道轮渡不开了,也不知道咋搞。 ”